《主角是蘇卿陸容淵的小說》[主角是蘇卿陸容淵的小說] - 第27章 睚眥必報,遭打臉

乾女兒?

這三個字如平地驚雷啊。

令蘇德安與秦素琴驚得目瞪口呆。

蘇雪也是羨慕嫉妒恨。

與李家相比,別說蘇家不算什麼,就算楚家,那也得禮讓三分,

如果蘇卿真做了李逵華的乾女兒,那這地位不就是比她還高?要踩她一截?

蘇雪嫉妒的想要發狂,她怎麼能忍受蘇卿踩在她頭上?

對於李逵華認乾女兒這事,蘇卿也很意外啊。

親生父親捨棄她,轉眼卻來一個大佬要認她做乾女兒,這無疑是將她從泥沼里拉上了天堂。

李逵華很認真,看着不像是開玩笑的,可蘇卿還是覺得很玄幻。

「李總,你認真的?」蘇卿咽了咽口水,定住心神:「你怎麼會認我做乾女兒?」

李逵華笑得一臉慈愛:「我李逵華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,我與蘇小姐投緣,也許這就是緣分啊,只要蘇小姐願意,那你就是我李某唯一的乾女兒,我李某必將拿你當自己親女兒一樣對待。」

親女兒?

那也就是哪怕沒有李家財產的分割權,可也絕對虧待不了她。

這條件十分誘人。

蘇雪恨不得自己去做李逵華的乾女兒,這麼好的事,為什麼沒有落在她頭上啊。

李逵華是生意人,不會做虧本的買賣,他認蘇卿為乾女兒,就是在賭蘇卿會成為陸家當家主母。

一旦他賭贏了,那對李家百利而無一害。

蘇傑聽着都心動:「姐,還愣着幹嘛,快答應啊,這可是天下掉餡餅的好事,有了李家做靠山,我倒要看看誰還能欺負咱們。」

蘇傑說的都是大實話。

蘇德安聽着這話面紅耳赤,羞愧難當。

秦素琴眼神閃躲,不敢看蘇卿的眼睛,

蘇卿也不是傻子,這天下掉陷阱會有,掉餡餅,不會有。

不過,這李家乾女兒的身份,確實能讓她狠狠打臉這些人。

蘇德安不是要跟她斷絕關係嗎?

不是怕她連累蘇家嗎?

蘇雪不是想處處踩她一頭嗎?

那這李家乾女兒,她當定了。

她不圖別的,李家乾女兒這個頭銜就夠了。

「好。」蘇卿答應了,笑着掃視了蘇德安等人一眼,笑盈盈地對李逵華說:「我也覺得跟李總很投緣,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。」

說瞎話,誰不會?

李逵華滿意的笑了:「好,好,回頭我就讓人準備認乾女兒儀式,讓所有人都知道,你是我李逵華的乾女兒,我李逵華也有女兒了。」

蘇卿沒想到還有儀式。

這麼隆重?

看來真是十分看重。

蘇雪嫉妒的眼都紅了。

秦素琴也是又羨慕又氣憤,狠狠地撞了蘇德安一下。

蘇德安回神,連忙上前,滿臉堆笑,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:「李總,我女兒能跟李總投緣,那真是卿卿的福分……」

「蘇總,你剛才不是說蘇卿已經不是你女兒了?」李逵華打斷蘇德安的話,故作驚訝道:「蘇總記性不會這麼差吧,難道忘了?」

這話讓蘇德安很是尷尬,蘇卿臉上的笑也加深了,只是笑容里沒有什麼溫度。

蘇傑諷刺道:「現在看着我姐要做李家的乾女兒了,立馬就巴結了?這不是打自己的臉嗎?你臉不疼啊?」

這話真是痛快。

蘇德安臉色精彩紛呈,十分好看。

蘇卿冷冷一笑:「蘇總,這是我最後一次登入蘇家的門,踏出這扇門,我跟蘇家再無瓜葛,也請你記住剛才的話。」

蘇傑譏笑:「做人呢,還是不要太現實,畢竟有時候打臉來的太快,現在想認我姐,我告訴你,晚了,剛才跟我姐撇清關係的時候,你可是乾脆得很,那也麻煩你以後別再打擾我姐。」

李逵華掃了一眼蘇德安,對蘇卿說:「車子就停在門口,我們走吧,找個地方好好商談一下認親儀式,你有什麼要求,都可以提。」

這個地方,蘇卿也不願再待。

蘇卿抱着紅木箱子,忍着腰部的疼痛,走出了蘇家。

蘇德安話到了嘴邊,欲言又止,卻沒臉再叫蘇卿。

等人一走,蘇雪心裏的那股嫉妒就忍不住了,眼底划過深深的嫉恨:「蘇卿怎麼這麼好命,那李總怎麼會認她做乾女兒,她要是成為李家乾女兒,那不就是踩在我頭上了。」

「這李逵華是不是真腦子有問題,蘇卿那個賤丫頭,有什麼好的。」秦素琴也想不通:「我們小雪比蘇卿強一百倍,就算要認,那也是認小雪啊。」

「你們倆腦子才有問題。」蘇德安心裏的那口怒火爆發出來,悔恨不已:「我怎麼會聽了你們倆的話,跟蘇卿斷了父女關係,那可是李家,攀上李家,那我們蘇家就能一躍進入帝京上流圈子了,整個地位也就不一樣了。」

蘇德安真是悔啊。

有李家幫

猜你喜歡